新闻资讯

  • 说笑间,葛仲英、罗子富、汤啸庵先后到了,陶云甫、陶玉甫昆仲也接踵而至。小云说:“善卿怎么还不来?只怕先到别的地方去应酬了吧?”莲生说:“不是,是我遇见了善卿,有点儿小事请他去跑一趟,一会儿就会来的。”

  • 趁空档周兰又教导一些台面上的规矩给双玉听,并说:“你不知道的事情,问姐姐好了。姐姐给你说的话,你要记住,不要忘了。你要是不肯听人家的话,我先告诉你,你自己吃苦,到底没什么好处。”周兰说一句,双玉应一声。

  • 第十回

  • 小堂鸣呈上戏目来请点戏,莲生随意点了一出《断桥》、一出《寻梦》,下去演唱起来。上过第一道鱼翅,黄翠凤来了。啸庵对子富说:“你看,她倒头一个到了呢。”子富努努嘴,啸庵回头一看,却见仲英背后吴雪香早坐在那里了。啸庵说:“她就住在对面儿,走过来就是了,好像本堂局一样,可不能跟翠凤比。”黄翠凤的跟局老妈儿赵妈正取出一只水烟筒来装烟,

  • 汤啸庵跟着罗子富来到黄翠凤家,外场通报,大姐儿小阿宝迎到楼上,笑着说:“罗老爷,您可有日子没过来了。”一面打起帘子,请进房间。翠凤的两个妹子珠凤和金凤随即从对面房间里过来,赶着子富叫“姐夫”,都敬了瓜子。啸庵问:“你姐姐可是出局去了?”金凤点了点头,应了一声“是”。小阿宝正在取茶碗,忙接口说:“去了好一会儿了,快要回来了。”子富见翠凤不在,觉得没意思,丢了个眼色给啸庵,俩人就一同起身,走下楼来。小阿宝忙喊:“别走哇!”赶紧来追,已经来不及了——

  • 听见啸庵这么说,略愣了愣,说:“我们一听见叫局,总是急忙就动身;有时候转局忙不过来,难免也要晚点儿。”翠凤顿时沉下脸来,喝住赵妈说:“说什么呀,早么就早点儿,晚么就晚点儿,要你来多嘴!”啸庵分明听见,微笑不睬;子富却有点儿不耐烦起来了。莲生急忙拿话岔开去说:“咱们来豁拳吧,子富先摆五十杯。”子富说:“五十杯就五十杯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啸庵说:“二十杯算了吧!”莲生说:“他多一个局,至少三十杯。我先打。”说着,

  • 善卿到了景星银楼,掌柜的殷勤接待。先把那包破旧首饰用戥子戥准了份量,再挑选要换的时新首饰,倒是样样齐全,只有一对儿戒指,一只要“双喜双寿”花样,这也有现成的;另一只要方空中崭上“蕙贞张氏”四个字,必须定打。伙计把现成的戒指和选定的首饰都用锦盒装好包扎停当,交给善卿,并约期来取另一只。掌柜的算清了价格,扣除了旧首饰还要找补多少,开了一张发票,递给善卿。

  • 露台──位置在房顶上的露天阳台,有别于楼房门窗前面的小阳台。

  • 一会儿,罗子富也到了。小云问莲生:“还有谁?”莲生说:“还有我局里的两位同事,先到尚仁里卫霞仙那里去喝两杯。”小云说:“那么去催一下嘛。”莲生说:“已经去催了,咱们甭等他们。”当即叫老妈子摆起台面来,又请汤啸庵写局票。反正各人叫的都是老相好,不用再问,啸庵都一一写好。子富拿起局票来看了看,把黄翠凤的一张抽了去。莲生问他为什么,子富说:“你瞧她昨天来得挺晚的,坐了不多一会儿倒又走了,谁乐意叫她呀?”啸庵说:“你别怪她,也许是转局呢。”子富说:“转什么局呀!”

  • 俩人转到居安里,摸到潘三儿家门口,举手一推,里面闩着。张寿敲了两下,不见答应,又连敲了几下,才有个老婆子答话:“谁呀?”来安接应说:“是我。”老婆子说:“小姐出去了,对不起。”来安说:“你开门哪!”等了好一会儿,里面静悄悄的,并不来开。张寿发起火来,提脚把门踢得“嘭嘭嘭”山响,嘴里还骂骂咧咧的。老婆子这才慌了,

  • 莲生一口烟吸在嘴里,听翠凤这么说,笑得几乎呛了出来。子富不好意思,搭讪着说:“你这个人真不讲道理!想想看,你一个倌人,做了多少个客人了?倒不许客人再去做一个倌人,这是什么道理?也亏你说得出!”翠凤笑着说:“干吗说不出来呀?我是做这行生意,没有办法。你给我把一年三节的生意全包下去,我就做你一个,怎么样?”子富说:“你想敲我的竹杠吗?”翠凤说:“要是做你一个,不敲你敲谁呀?”子富被翠凤问住了,没话可说,只好认输。

  • 黄二姐问:“台面可要摆起来?”子富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,已经一点半了,就说:“摆起来吧,天儿不早了。”啸庵笑着说:“着什么急呀!等翠凤出局回来了,正好。”黄二姐忙说:“已经去催了。他们那里是牌局,可能在那里替碰和,要不然怎么会那么长久哇!”随即就喊:“小阿宝,你去催一催吧,叫她快点儿回来。”小阿宝答应一声正要下楼,黄二姐又喊住她:“慢着,我还有话。”说着,急忙出去,到楼梯边又跟小阿宝咬耳朵叮嘱了几句,这才说:“记住了!”

  • 16条记录

Copyright © www.pass4sure.net.cn 版权所有    苏ICP12345678